摩登平台注册

摩登平台注册

 高媛媛紧张地看着卢冲,卢冲摸摸她的头发,柔声安慰道:“放心吧,整个北平,整个华夏,还没有哪个人敢颠倒黑白地欺负我!”

    高媛媛虽然跟秦亚楠、齐浩天吃过饭,但她并不知道秦家和齐家在华夏的超然地位,还不知道卢冲被秦家认做儿子,但她还是选择相信了卢冲的话,甜甜一笑,把小脑袋靠在卢冲胸前:“刚才好累啊,我想睡会儿。?火然文???  w?w?w?.?ranwen`org”

    那些混混听到卢冲的话,哄然大笑:“牛逼吹得好大啊,把牛都吹死了!阳少的爸爸过来,分分钟叫你老实!”

    过不多时,一阵警笛声哇啦哇啦地响起来。

    两辆警车停在胡同口,一个大沿帽从一辆警车上下来,冲着警车里的另外一个人点头哈腰道:“付局,还要麻烦您等一下,我儿子被小混混欺负了,我解决一下,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   那个付局冷淡地点点头:“老阳,我时间有限,给你十分钟。”

    那个大沿帽挺着大肚子,一步三晃地走到阳磊面前:“儿子,你咋了,咋还吐血了,被谁打的!”说着他瞪着那八个混混:“是不是你们欺负我儿子了?”

    阳磊指着卢冲:“爸,是他打的!”

    那八个混混之前做了不少坏事,一看到戴大沿帽的就哆嗦,指着卢冲,嘴巴也顺着阳磊的说:“爸,是他打的!”

    那个大沿帽阳顶天诧异地看看那八个混混:“我就磊磊一个儿子啊,你们咋叫我爸爸呢。”

    其实,阳磊长得跟阳顶天一点都不像,很有可能,这个阳顶天跟《倚天屠龙记》里面的阳顶天是一样的情况。

    那八个混混的带头大哥急中生智,谄笑道:“我们跟磊磊是好哥们,他的爸爸就是我们的爸爸。”

    阳顶天瞪了他们一眼:“我没你们这样的便宜儿子。”

    他心惊胆战地看了一眼警车,发现里面的付局有些不耐烦地看表,决定从快处理,从腰间拿出手铐,就要抓起卢冲的手,把卢冲铐起来。

    卢冲把高媛媛放下来,挡在身后,冷冷地盯着阳顶天:“你不问青红皂白,不问谁是谁非,就来抓人啊,你算什么警察?”

    阳顶天脸上横肉颤颤:“这不明摆着的吗,我儿子被你打倒在地,打得吐血,他这几个朋友也被你打得满脸是血倒在地,你犯了故意伤害罪,我把你拷走,完全合理合法啊!”

    “好一个合理合法!”卢冲拿起录音机,把刚才那段录音放了一遍,冷笑道:“明明是你儿子试图骚扰我女朋友,我们正当防卫,却在你那里成了故意伤人,就因为你儿子牵扯在内,你就要徇私枉法!”



相关文章